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交流 > 行 · 广州
行·广州丨从木排头到水母湾
发表日期:2017/7/12 10:41:35
2015-08-13 [原创] 黄玮婷 广州市岭南建筑研究中心

点击上方广州市岭南建筑研究中心关注我们



导语

“应该是当我们在街上漫步,发现有趣的东西时会感到如释重负,仿佛这时眼睛才又真正属于自己,整个城市似乎也比较令人自在。”

——藤森照信,《路上观察学入门》

本文讲述了木排头、水母湾一带的观察行走,试图呈现笔者眼中的城市空间,生长逻辑和市井魅力,并引发对此街巷未来情境的思考。


本文由作者黄玮婷授权发表。

文章作者享有版权和最终解释权,转载请备注。







▼ 上观察学源起

路上观察学,以关东大地震后城市重建的背景下产生的考现学为母体,以兴趣为最主要的动机,以街道上所有的物件为观察对象,如洋楼建筑、人孔盖、汤马森(附于建筑物或街道上的无用构筑物体)、矮墙、电线杆等,甚至有女高中生制服和河流漂浮物的观察记录、尾随狗只的行走路线、建筑碎片的收集等奇特题材,进行观察并通过手绘、拍摄、文字等形式记录结果,通过搜寻文献资料、对照图片总结观察结果,并通过设计观察准则、工作笔记及举办讨论会等不断完善观察学方法。

日本画家及作家赤濑川原平与建筑史学家藤森照信、插画家南伸坊等人成立了“路上观察学会”,并于1986年三人合编出版了《路上观察学入门》一书。此书发布以后,路上观察风潮发展迅猛并火热持续中,影响着人们看待城市及观察事物的角度。

丨图1丨《路上观察学入门》封面

是一种闲逛城市的方法

广州近年来兴起了不少民间组织,行走于老城的各式街巷空间,专门对历史建筑、拱门、碑刻、古墓、古井等进行搜集记录,笔者认为也属于路上观察学范畴。这是一种闲逛城市的新方法,单纯地把自己的热爱扎根于城市的行走观察。


观察学的自我实践

带着《路上观察学入门》一书的阅读兴趣,在工作日午间漫步的巧合下,笔者实践了木排头、水母湾一带的行走。行走观察路线具体为高第街(东段)——积银巷——木排头(西段)——水母湾,其中积银巷到水母湾路段均为石板街。行程自东向西,步行距离合计542米,全程用时约1小时。

丨图2丨行走区位、范围及观察路径图

片段一:高第街

·拥挤复杂的内衣批发街。步入高第街,依旧是满目的各式内衣批发店铺,和其他批发市场相似,街上夹杂着衣服架子、行人、手推车、甚至自行车。行走中需要时刻留心,不时要左右避让

丨图3丨杂乱的高第街

丨图4丨外面的高楼打破了原有天际线

片段二:积银巷

·业态转换下的建筑。被积银巷牌坊下的标语吸引,‘“住改仓”隐患多,参与整治创平安’;这条标语说明高第街一带的许多建筑空间转变为货物仓库,失去了以往宜居宜商的社区功能。历史建筑因缺乏恰当的使用和维护而逐渐衰落。

丨图5丨积银巷牌坊与标语

·石板街上的老行当。左转进入积银巷,地面为保存完好的石板街,发现了两家现在少见的街头理发店。街头理发师多为附近的居民,用一张椅子、一面镜子、一套理发工具就可以在街头巷尾摆档了。这种传统技艺,现因鲜有人光顾而逐渐消失。

丨图6丨街坊理发师在自家门口摆档

片段三:木排头

·民国建筑。巷子尽头往右转的石板街叫木排头,沿街两侧有许多两三层高的民国建筑。

丨图7民国时期建筑与石板街

·路边街市。两旁摆满了卖蔬菜、水果、家禽、肉食、熟食的临时摊档,沿街就能见到活宰鸡鸭鱼,充满热闹吵杂的浓郁市井气息,这是一个自发演变而来的的街边市场。

丨图8民国时期建筑前的菜摊,摄影:孙婧

丨图9路边街市的各式摊档,摄影:孙婧

与一巷之隔的高第街及北京路那种现代商业气息完全相反,如此窄小的原始街巷中自发孕育并被保留有如此原始又市井的生活场所。几十年如一日的街景,似乎这里不曾受现代城市发展的冲击,是繁华都市中一个真正属于木排头社区的场所记忆和市井趣味。

片段四:水母湾

·水母湾12号。继续往西边走,街面的摊档减少,街道便逐渐开豁。水母湾12号是一栋四五层高、有传统的趟栊门和精美的铁艺装饰的联排旧式楼房。

丨图10丨丨图11丨水母湾12号,一楼仓库,楼上为居住

·水母湾21号。一栋四层西式红砖楼房,水母湾美洲同盟会会馆旧址,已挂牌为越秀区登记保护文物单位。建筑的门窗都已换新,不仔细观察建筑的材料、立柱上的刻字、墙面的石雕装饰,难以意识到这建筑的历史和价值。根据资料显示,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水母湾21号建筑是参与辛亥革命的华侨老前辈的根据地,现一楼为水果店。

丨图12丨丨图13丨水母湾21号,过去是美洲同盟会会馆

·水母湾36号。沿着水母湾21号继续前行,到下一个三岔口旁的36号是水母湾的最后一个门牌。到此为止,此次行走的路径结束了。

丨图14丨水母湾36号,水母湾的最后一个门牌


路径之外的趣味记忆

在来回的路上,也会观察到各种趣味景象。如“拉面毛”,俗称“开脸”,是一种用麻线拔除脸上汗毛的民间美容术。这种古老的行当流行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如今在广州已很少见,笔者仅在高第街附近亲眼目睹过。

丨图15丨玉带濠牌坊下,街坊正享受传统的“拉面毛”

丨图16丨好几家“拉面毛”集聚在一起,吸引了不少街坊

通过细腻的观察,感受城市中不同类型的城市空间之可爱,日常生活中其貌不扬的建筑物之美,无处不在又平凡真实的市井生活之趣味。


走进历史的平行时空

木排头、水母湾的名字究竟如何得来的呢?

带着疑问,通过翻看书籍资料及查阅网上报道,追溯到了广州与水密不可分的关系。穿越到旧时,广州是一个江面开阔如海、城区水网交织的水城。

沿街菜市的街巷叫木排头;因在宋代时,此处为停放木排木筏的珠江岸边而得名。

丨图17丨旧时珠江边的“住宅区”,来源:网络图片

老街坊提及“水母”可能是附近渔民起的名字(笔者暂未考究到文史资料);而水流曲折的地方叫湾,如荔枝湾、沙湾、荔湾等地名;水母湾的名字应从此而来。

广州城市发展日新月异,似只有路名情长,记录下城市的往昔与变迁,不时提醒着路人此处的记忆。流连于此,难以想象脚下这些车水马龙的地方曾经或是珠江水岸、或是码头渡口。

木排头、水母湾的街道为何是东西向呢?

木排头、水母湾附近一带均是东西向带状街区街巷随着各朝代珠江岸线南移而自发生成的,道路走向及边界与珠江岸线一脉相承,体现了自然地理环境对城市空间、街区肌理的影响。

丨图18丨珠江岸线变迁图,现在的街道走向反映了珠江岸线的历史演变

可以从珠江岸线变迁图中看出,宋代的江岸线为今一德路南——镇龙路一线,与泰康路的街巷界面基本吻合;木排头、水母湾一带在宋代位于珠江水岸的北侧,街道肌理顺应岸线发展,呈东西向生长。

丨图19丨沿旧时珠江岸线自发生长的蜿蜒街巷

经过行走街巷、文献资料搜集及整理之后,可以简单绘制出街巷的具体位置及肌理环境,附近的重要建筑及街巷组成要素的布点图。

丨图20丨木排头、水母湾中观察到的具体要素分布图


纠结中展望未来情境

·历史肌理的维系一巷之隔,两种空间。木排头、水母湾是沿珠江岸线自发生长的老街巷空间,仍然保留着过去的空间要素;而周围的北京路等多经过城市规划建设,呈现的是现代都市的氛围。传统与现代在于一念之差,保护和维系自发生长的空间肌理是关键。但不能简单地否定这种形态,反而应深入挖掘形态价值,赋予新的生命。

·场所精神的保护木排头、水母湾社区是充满广州旧城集体记忆的场所,随处可见传统技艺及生活方式。时代在进步,这些不可能只是成为现代人的布景;在历史街区的更新中应尽可能地保留地道的市井味道及传统记忆。通过社区营造活动拉近市民与街区的联系,从而延续旧城街巷的场所精神。如台湾的忠顺里社区通过多样的社区营造手法,美化清洁社区的同时,有效地保护街区的传统特性。

丨图21丨台湾忠顺里社区,将阴暗脏乱的防火巷美化成‘超乎想巷’,来源:忠顺里办公室

·历史建筑的活化木排头的历史建筑经时间洗礼及住户搬迁等因素,当前存在卫生问题、住改仓问题、安全隐患问题等,历史建筑再不抢救将不复存在。如2014年1月,广州首批历史建筑木排头61号发生火灾,烧坏了窗户及隔壁63号(同为首批历史建筑)的窗户、排水管。因此,历史建筑的活化刻不容缓,它山之石可以攻玉,也许香港的“历史建筑活化伙伴计划”、台湾的“老屋欣力”和北京的大栅栏茶儿胡同8号院的“微杂院”等项目给我们提供了很好的方向。

丨图22丨“微杂院”通过植入微型图书馆,有助旧城胡同和四合院的有机更新,来源:标准营造官网


编者语丨图纸之外的规划师

作为年轻规划师,不应只埋头画图,更应多走出去,多感受这座城市,感受建筑与人的联系,通过自身真实细致的社会体验,为设计带来灵感。

即使走在再普通不过的上下班路上,只要有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和一颗好奇的心,就可以感受到不一样的趣味。知行合一,用行走丈量城市,用相机记录变迁,这也许就是路上观察学对我的启发

本文编辑:黄玮婷 江雅幸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广州市城市规划设计所所有,转载需保证内容完整且在显著位置注明“转自广州市城市规划设计所(微信号:LARC_UPDS)”。


上一条:行·广州丨别样 北京路
下一条:

马上关注我们

Copyright © 2016 广州市岭南建筑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 粤ICP备16119977号-1

技术支持:广州三五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