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最新活动
行•广州丨千年大岭村,菩山环座后,玉带绕门前,浮生半日闲
发表日期:2018/11/27 16:47:24

- 导语 -


  国务院于今年9月印发《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对历史文化名村等自然历史文化特色资源丰富的村庄,提出应努力保持村庄的完整性、真实性和延续性。切实保护村庄的传统选址、格局、风貌以及自然和田园景观等整体空间形态与环境,全面保护文物古迹、历史建筑、传统民居等传统建筑。

  大岭村作为广州第一条国家级的历史文化名村,在历史文化存续方面有着不少值得我们细细品味的地方。

大岭村的格局与辉煌


蛎江涌头 半月古村

大岭村位于番禺区石楼镇菩山脚下,依山傍水。从图上看,古村落沿玉带河一端环绕,呈现半月形的形状,玉带河随着水流汇入蛎江涌,形成“蛎江涌头,半月古村”的格局。

图片来源:航拍大岭村(自摄)


9000、900、100、19、1

大岭村有保存较完好的岭南风格建筑群约9000平方米、村落历史近900年、出过100多个九品以上的官员、拥有19处不可移动历史文物、是广州市第1条国家级历史文化名村,这些数字证明了大岭村的历史文化的厚重,在珠三角甚至全国都是不可多得的历史文化古村落。


夜空中最亮的星

九百年时光,在大岭村身上留下很多岁月的痕迹:街巷肌理的延续、生产方式的记录、宗族制度的体现、战争事件的参与、中西文化的融合。显宗祠、蚝壳墙、玉带河、龙津桥、三遝庙、大魁阁、里巷等每一处都是历史的记录者,哪怕从名字上都能感受到浓厚的文化气息,它们宛如夜空中最亮的星,在大岭村乃至番禺区、珠三角这片星空中共同闪烁耀眼的光芒。



场景一:显宗祠——近现代史的缩影


三进两天井

在珠三角,只要有古村落,就必然会有祠堂,祠堂是一个村落最重要的精神场所。显宗祠,又名“凝德堂”,是大岭村最具标志性、村中保留最完好的古建筑,有约500年历史,是纪念九世祖先陈顺民而建,于清朝乾隆年间重修。

显宗祠建筑面积1632平方米,建筑宽敞,装饰富丽,总体为三进两天井结构,头门四层莲花斗拱。大门口上牌匾刻着“显宗祠”三个大字,东西两侧有青云巷,东西有钟鼓楼。大天井用白麻石铺砌,两侧有东西连廊。祠堂的梁柱以木雕装饰,上面的人像、图案、飞禽走兽,栩栩如生。


沉浮五百年

显宗祠在历史上经过几次的功能变迁。在五百年的历史中,从最初作为单纯的宗族祠堂存在,到上世纪40年代抗日战争至80年代的抗日战争动员地、为掩护抗日战争而办的村小学,再到目前作为村内老年人活动中心,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它是中国近代发展史的一个缩影。

显宗祠门外(自摄)

航拍显宗祠(自摄)显宗祠门匾上的雕塑(自摄)


在显宗祠内悠闲看报的老人(自摄)



场景二:龙津桥——中西融合的见证


番夷献盘 桥联东西

龙津桥建于清康熙年间,现为番禺区最古老的石拱桥之一。该桥于2008年12月公布为广州市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它是由红砂岩石砌筑的双拱桥,横跨玉带河(大岭涌)上。桥长28米,宽3.2米,东西有引桥。桥墩有分水尖和凤凰台,桥面两侧各竖14根石望柱,15块浮雕栏板。桥中央外侧阳刻行书“龙津”二字,上款为“康熙年”。桥北侧西端一方栏板上镌有一西洋人(古代也称“番夷”)捧盘跪献的图案,是石雕中较有特色的,殊为罕见。洋人入像是当时岭南文化与西方文化相互交融在乡土建筑中的反映。


岭南文化研究是一项持续的工作

中西文化融合源远流长。自汉代以来,海洋给岭南带来商业和开放的优势,因此在建筑、园林等方面,形成了既吸收了西方的文化要素,又与本土环境相和谐的岭南文化。岭南文化并非一成不变,在不同的历史阶段有着明显不同的特征,至今也没有一个统一的定义。因此,对岭南文化的持续深入研究是一项必要的工作,而这也是我中心基本且重要的一项职责。

龙津桥全影(自摄)

龙津桥(自摄)

龙津桥栏杆上的洋人像(大岭村村史资料)

场景三:深里巷——淳朴生活的记录


五板白石街 鳌鱼主心骨

大岭村之所以能够有如此重要的地位和吸引人的魅力,除了众多的祠堂、庙宇、门楼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它的街巷系统。大岭村的村居建筑群依蛎江涌和大岭涌而建,因此形成半月形,犹如一条水边的“鳌鱼”。

五板白石街就是这条“鳌鱼”的主心骨。白石街建于清光绪二十三年(1897),丁酉夏兴工,由迁居潭州二弟兄弟回来主理。五板白石街全长约500米,宽约2米。现在白石街经过整修,街面十分平坦,约长800米。


里巷深深 民风真真

与白石街相正交的是众多的里巷。一般情况下,街道两端都是直通的,则为巷;巷头通大街,巷尾不通,类似北方“死胡同”,则成为“里”。里巷的宽度一般都在两米内,里巷两边的村居大门一般沿着里巷对设,形成“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良好邻里氛围。里巷不仅是村民日常的出行通道,这里也记录了村民日常生活的悠然自得,邻里之间的互帮互助,街头巷尾的淳朴民风。

大岭村街巷系统(《中国历史文化名村广州市番禺区大岭村保护规划》

鳌鱼形象(网络)

里巷生活场景(自摄)

场景四:蚝壳墙——与海为伴的印记


千年砖 万年蚝

根据民间说法,“千年砖 万年蚝”,说明以蚝砌墙具有一定的历史以及实用性。珠江三角洲出海口周边的渔村和农村,过去养蚝成风,蚝壳资源丰富。蚝壳既可以烧制亮灰作为砌砖瓦的粘结材料,又可以作为砌墙的砌体材料,是古代生态建筑的见证。目前,大岭村的两塘公祠、朝列大夫祠、永思堂等山墙和围墙仍可以看到蚝壳墙的完整构造。

其中两塘公祠的蚝壳墙已有600多年历史,身高9米,墙体厚约60厘米,每平方米至少需蚝壳1000个以上,有人估算这面墙要用蚝壳十多万个,堪称广州面积最大单体蚝壳墙。


地质变迁的教科书

蚝壳墙更是见证了珠江三角洲的地质历史变迁。有了海洋,就有蚝,随着海岸的后退,大海变桑田,就形成了三角洲。珠江三角洲盆地形成沉积了海陆交互的砂、砾、泥质夹腐殖层及蚝壳层,沿海地带分布着不少蚝矿带,蚝矿带是古海岸线变迁遗迹的重要物证。

蚝壳墙(自摄)

结语

  行走于大岭村中,细细品味显宗祠、塔香、菩提树、石板路、蚝壳墙、玉带河、龙津桥、里巷等等这些独特的历史文化元素,让人心中不自觉产生与历史对话,感受到与现代城区截然不同的慢节奏、慢生活,时光在这仿佛没有了意义。因此,对于这一处历史文化如此深厚的宝藏之地,如何更好地保护与存续是我们需要重点解决的问题。

  2017年3月,由广州市城市规划设计所联合广州大学共同编制的《中国历史文化名村广州市番禺区大岭村保护规划》获省政府批复,为大岭村的发展和保护,提供了明晰而严格的规划章法。

  在如今国家提出乡村振兴战略规划的新背景下,结合历史保护,合理利用村庄特色资源,形成特色资源保护与村庄发展的良性互促机制,讲好大岭村的“乡村振兴故事”,是大岭村、政府机构以及相关设计机构亟需解决的一项重大课题。

策划 | 梁旭初 邓炯华

文案 | 邓炯华 王政杰

编辑 | 莫君宁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广州市岭南建筑研究中心所有,转载需保证内容完整且在显著位置注明“转自广州市岭南建筑研究中心(微信号:LARC_UPDS)”

上一条:岭南中心参与编制的两个历史文化街区保护利用规划通过市名城委审议
下一条:活动回顾 | “传统中轴线地区盐运西街试点详细设计及实施方案公众意见征询活动”圆满结束

马上关注我们

Copyright © 2016 广州市岭南建筑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 粤ICP备16119977号-1

技术支持:广州三五互联